主页 > B馨生活 >朱宥任X黄致中对谈《地下全垒打王》,属于台湾的棒球小说 >

朱宥任X黄致中对谈《地下全垒打王》,属于台湾的棒球小说

朱宥任X黄致中对谈《地下全垒打王》,属于台湾的棒球小说

要了解一个国家对棒球的热爱,或许作品可以瞧出一点端倪,提起棒球题材的作品,总不难联想到日本漫画家安达充的棒球漫画,或是美国证券交易员 Michael Lewis 以另类角度书写的《魔球》,反之,棒球被称为台湾国球,相关书写并不多,新生代小说家朱宥任,1 月 22 日晚间,与小说《夜行:风神鸣响》作者黄致中,以「没有甲子园的棒球故事」为题,在永乐座,与读者聊一聊台湾棒球的特殊情境。

《地下全垒打王》是新生代小说家朱宥任最新作品,他透过书写,折射出台湾棒球选手的样貌及困境,故事中的球员裕雄,举目所及皆是禁止打球的地方,只好到地下练球,他对墙练打,不输真正的全垒打王,而有了「地下全垒打王」之称,但他却一直没被教练跟球探看上,少有上场的机会。

这样的困境,也发生在台湾棒球球员身上,有些打击跟守备都不错的球员,一直没被教练或球探发现,少有上场机会,长期处于怀才不遇、被摆错位置的状态,直到合约到期被释出,非常可惜。这也是为何小说以「地下」作为主角练球的地点,朱宥任说,不论现实或是心理上,都有这样处于一种一直被闷着,无法百分之百发挥的才华洋溢的球员。「地下」既是现实,也是隐喻,他提及先前就读文化大学时,校内没有棒球场,球员多在地下一楼一个狭小的、上面植有假草皮的空间,做传接球的练习,偶尔去
阳明山下社子岛的棒球场练习跑垒。

从高中开始书写棒球,朱宥任也曾参考棒球小说及漫画,但有些棒球书写并未转化为小说,沦为比赛播报,有些则是故事设定的不合理性,他说,有些棒球漫画节奏不对,从一、二局起始,翻页就进展到八局下,但投手不变,比数相同,让他看了困惑,而这现象不只出现在单一本漫画。相较之下,日本漫画家安达充的作品,虽然被批评故事老梗或人物造型固定,但就是好看,即便是结束掉的比赛,都有交代。另一部棒球漫画《钻石王牌》,对于比赛细节就掌握得很好,如面对身材高大的投手,跨步小、高压式投法,这些细节都不难看出创作者对于棒球的了解与热爱,以及创作者对于棒球是有概念的。

黄致中回应,创作者对于运动有没有感觉,一看就知道了!比赛只是让故事进行的要素,不是故事的核心或想要呈现的终点,但当读者是球迷,对运动投入感情,就知道许多设定,诸如棒球的配球,每个配球都是有逻辑跟意义的。朱宥任这本《地下全垒打王》,是属于台湾味的棒球故事,然而不同于安达充笔下的角色,能毫不犹疑地写下目标甲子园,贴在床头,台湾的球员没有甲子园可去,这种深植于台湾土地特殊感觉与困境,如此熟悉跟切身,是只有在这块土地上的人才了解的。

继《好球带》后,第二本也是棒球相关书写,不由得让人好奇,是什幺让朱宥任这幺着迷及执着于不断书写棒球?朱宥任说,开始迷上棒球是 2006 年传奇球星陈金锋回台打职棒开始,不管面对多麻烦的人物,似乎只要派陈金锋就能全垒打,后来陆续传出青棒投手被操坏、假球案以及体制问题,身为球迷,不免看得很郁闷,但即便如此,他仍持续观看及书写棒球,不想离开。

黄致中回应,台湾的棒球迷,大概只有比伤心不会输给任何人,这种爱恨交织的纠结情感,谨慎的美好期待及悲观,但一如对棒球的持续支持与观看,他期待宥任的下一本书,能写出属于台湾的、更精彩的棒球故事。

相关推荐